克耶高斯:世界上另一个我

文章正文
2018-04-26 15:07

克耶高斯:世界上另一个我

2018-04-26 21:00来源:网球之家网球

原标题:克耶高斯:世界上另一个我

2018年4月27号是克耶高斯二十三岁的生日同时这一天也是我二十三岁的生日,你猜的没错,我和克耶高斯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或许是冥冥之中的缘分,我和克耶高斯身上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我甚至有时候觉得他就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我们都是有些驼背的,哈哈,这不是重点啦)。

最早认识克耶高斯是在2014年的温网,当时初出茅庐的克耶高斯以3-1击败了时任世界第一的纳达尔,可谓一鸣惊人。克耶高斯打球充满了灵动感往往能打出许多令人惊叹的精彩击球,正反拍均具有很强的攻击火力,尤其是他的“闪电发球”更是惊艳众人。克耶高斯被许多媒体和网球专业人士认为是男子网球未来最闪耀最有发展潜力的新星,而事实是他后来的发展没得比得上人们对他的期待。

我小时候同样是在人们的称赞中长大的,基本所有人都认为我会考上重点大学,但事实上我并没有,因为我同克耶高斯一样也是一个十分随性洒脱,个性十足的人,有时会很消极对自己的本职,可能就是别人所说的浪费天赋。高中的时候超级讨厌数学更讨厌那个道貌岸然的数学老师,整个高中我都从来没听过一节数学课,甚至有时考试的时候我不想写就会交白卷,但我对其他学科都是学习非常刻苦认真的。我的班主任找过我无数次谈话但我永远只有一句话“我讨厌数学更讨厌那个XX”,这样的我当然是没什么可能考上好大学。

克耶高斯桀骜不驯的性格让他场上场下和许多人都开撕过,尤其他和瓦林卡当年的“对决”至今都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我也是这样性格的人,甚至会更加特立独行,我身边的许多人都被我当成过“手撕面包”。很多人都说我不懂礼貌,不懂得与人相处,太过于随性慵懒。其实我只是有自己的思维和生活方式而已,这也许并不符合社会的“群体一致原则”,别人不理解就会大肆胡乱揣测,还打着关心我的名义对我进行所谓的劝导,但我想说的是我不喜欢向别人袒露自己而且最厌烦的就是别人干涉我的生活,尤其是这种带有洗脑性质的。没错,我也许并不像身边那些伪君子那么招人喜欢,但我也绝没干过什么故意伤害别人的事,要我像他们一样我办不到,您如果不喜欢就继续吧,反正我也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

不过踏入社会并且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我现在也开始静下心来在反思自己,我不得不承认我对有些事情的态度和做法是不太妥当的,其实我内心还是十分渴望让自己更加优秀的,我也会为了自己的梦想不断的努力,因为我也喜欢胜利厌恶失败,但我绝对不会彻底改变自己,因为彻底改变了就不是真正的我了。我也许不可能成为最优秀最成功的精英,但我会努力变成最好最真实的自己。

二十三岁是一个比较尴尬的年纪,既没有彻底成熟又逝去了青春,但这也是一个最适合奋斗的年纪,最有可能创造出无限人生可能的年纪。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全世界有很多,但我知道的就克耶高斯一个,而且身上我们还有那么多的相似点,就更加感觉有些妙不可言。

不管是我还是克耶高斯我都相信我们能取得更大的成就,拥有更加广阔的人生。以后的路谁也不知道,就是因为未来充满了未知才会有无限的可能,所以甩开包袱,轻装上阵,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就行了。(来源:网球之家 作者:Alle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